用脚本实现守护进程 
Wednesday, February 21, 2007, 12:33 AM - Linux
待写

[ add comment ]   |  [ 0 trackbacks ]   |  permalink
期待中的软件 
Monday, February 5, 2007, 11:33 PM - Linux
gspca V4L2
wengophone
blender (支持中文的版本)
kde4
kdenlive

linux kernel 2.6.20 (虚拟技术支持)

[ add comment ]   |  [ 0 trackbacks ]   |  permalink
我的心情杂记──西部行有感[存档] 
Monday, February 5, 2007, 11:13 PM
我需要抓紧时间动笔了。

我得抓紧了,否则这一段美妙的经历和同样美妙的心情就会真地像梦一般,变得虚无缥缈起来了。现在,当我回想起刚刚过去的这十五天的旅程,我仍然能够清晰地记得列车车厢里昏暗的灯光下围作一团低声吟唱的身影;明净的蓝天与广袤的草原之间回荡着的“翠绿的草原上……”;青海湖边混和着淡淡咸味的油菜花香;以及某个街道广场上临时搭建的露天舞台前观众们热情亲切的面孔……

我仍然清晰地记得这一切,如此美妙,以致于回忆也成为一种美妙的活动了。如果不是经历了这次西部之旅后心中又浮现出更多的憧憬,我会盼望时间能停留在此刻,停在美妙回忆占据我全部心灵的这一刻。然而时间还在奔流,我所能做的,就是尽力把这段经历,这段心情记录下来,与别人,与将来的自己分享。我得抓紧了。

我们的合唱团是一个经常诞生惊喜的地方。团员们带着对音乐的共同爱好和可能有所差别的具体目标进入合唱团,但是最终都会发现,不仅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更能经常领略到意料之外的欢欣。也许就如几位团友所言,我们的合唱团如此富有魔力,是因为它已经成为我们的归宿。我是可以真切感受到这种归宿感的,我们的老师和团友们是我归宿感的源泉,同时我又作为其他团友归宿感的一部分融入这个集体。这真叫我感到由衷的高兴。

于是,我便带着这样轻松而愉悦的心情,踏上西行的旅程。

集体旅行是特别有意思的,因为大家的兴奋会相互感染而得到增幅。在驶往西部行第一站西安的列车上,大家都一样的兴奋,一样的满脑子只有“唱歌”这一回事。开始还是三五成群地低声练习将要演出的歌曲,渐渐地,便有越来越多的团员聚拢在一起。喧嚣的车厢似乎渐渐平静下来,悠扬和谐的歌声便飘荡在整个车厢中了。歌声在车厢中回荡,掌声也不时响起,这便是我们一起歌唱的简单幸福。

后来,我们一路演出到祖国的西北边陲,也赢得了一路的掌声。然而只有这样即兴的歌唱所赢得的掌声是我最难忘的。细算起来,我们一路上即兴演唱的次数比正式演出还要多,特别是有时受氛围所感而唱,效果比正式演出也不差分毫,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们在列车上唱,在餐厅里唱,在黄河岸边唱,在青海湖边唱,在大草原上唱,在高山峻岭上唱,在每一个使我们为之感动的地方歌唱。在这样的场合,我们总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被感染的情绪而唱,不为别人,也没有任何的掩饰。我们就这样毫无拘束地陶醉在自己的歌声中。

而这种自得其乐本身也是一种分享呢。当我们站在一望无垠的青海湖边,迎着潮湿的海风“赶起了牲灵”,周围的游客也慢慢围拢了过来,面带着惊奇和喜悦的表情。我们一起歌唱的幸福便也与他们分享了。我记得他们幸福陶醉的笑容,就算我会淡忘一曲结束后热烈的掌声,也绝不会忘记掌声响起之前他们脸上和我们一样幸福陶醉的笑容。也许音乐的魅力便在于此,许多时候,它比文字更容易产生共鸣,就像“哆咪嗦”的和弦一样和谐而美妙。

在整个西部之旅中,感动又何止这些,何止音乐。

不会忘记金银滩上艰苦而辛酸的核工业发展历史。徜徉在原子城展览大厅中,我的心中落了泪。

不会忘记南山牧场天文台上坚守岗位的老师和同学。巨大的射电望远镜代表了我对他们的敬意。

不会忘记兰州的重离子加速器。巨大而复杂的设备背后,又饱含着什么呢?

……

我是应该感到满足了的。当我的心被这十五天的旅程感染得如此丰富时,我是应该满足了的。就像我在高山之颠上看到的苍鹰,在青黄白灰渲染得错落有致的高山之上,回旋翱翔的苍鹰。它们在蓝天下尽情俯瞰着美丽的大地、山脉,它们应是满足了的──否则就不会甘于忍受这数千米高空中的孤寂。

这种被深深满足了的心情,在喧嚣的都市中是多么的难得啊,而在这短短的十五天中却又如此充沛!

十五天也足够长了。它已经足够长了,长到我的心中已经装满了丰富和美丽,多得快要溢出来了。是的,直到现在,我仍能感觉到自己每个毛孔都洋溢着西部的气息。就在十五天前,我带着一颗除了“向往”别无它物的心踏上旅程,并没有想到,此刻能怀着这样沉甸甸的收获回到这里。

而十五天的旅程的结束仅仅是一个开始。我也许要花一个月,两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来回味和消化我带回来的东西,那些装满我的心的沉甸甸的收获。这样,我的西部之旅便延续下来了。

哎,我是多么希望这样的心情,这样的生活能永远持续下去啊。因为每当回想起这过往的十五天的经历,我都会觉得愉悦和放松呢。

还是将它化作一个梦吧,一个呼之即来的梦,在每夜入睡时,把我重新带回那段美好的时光……

[ add comment ]   |  [ 0 trackbacks ]   |  permalink
Debian/Ubuntu下tetex3的gbk字体配置方法 
Wednesday, July 12, 2006, 11:27 PM - Linux
这里就不介绍cjk的安装了(估计也不需要,apt-get 一下子就可以搞定)
我们的目的是要生成一个可以使用gbk字体的latex环境,也就是一个texmf,由于tetex3采
用了与2.x不同的配置文件结构性,典型的是把众多配置文件统一移动到texmf/fonts/map下
了,所以过去的gbkfonts程序需要修改。
(以我的经验,用旧的方法,使用dvipdfmx没问题,但是当我要用beamer时,发现pdflate
x完全用不了)

何勃亮在其网站(http://www.hebl.name)上提供了一个适用于FC5的gbkfonts,由于Debian/
Ubuntu中的tetex3文件目录又有所不同,所以我在其源码上进行了少量修改,并同时修正了
几个libt1中废弃的函数名,在我的dapper中安装了libt1-dev和libttf-dev后可以正确编译
。新的gbkfonts程序,估且叫做gbkfonts_tetex3_debian自动放置绝大部分配置文件到正确
的位置,源码包见这里

事实上,要正确安装gbk字体只要下载texmf.tar.gz即可。
下载后在主目录中解压:
tar zxvf texmf.tar.gz #将生成一个texmf目录
cd texmf
vi installfonts #这是一个简单的安装脚本,内容大致如下(注意看注释#):
#!/bin/sh

#将你的ttf字体文件链接或拷贝到texmf/fonts/truetype下,请酌情修改下面两行
mkdir -p fonts/truetype
ln -s ~/.fonts/sim* fonts/truetype/

mkdir -p fonts/map/sfd
cp UGBK.sfd fonts/map/sfd
mkdir -p fonts/map/cmap
cp -t fonts/map/cmap Adobe-GB1-UCS2 UniGB-UCS2-H UniGB-UCS2-V UniGB-UTF16-H UniG
B-UTF16-V

#根据实际情况修改下面6行
./gbkfonts fonts/truetype/simsun.ttf song
./gbkfonts fonts/truetype/simkai.ttf kai
./gbkfonts fonts/truetype/simli.ttf li
./gbkfonts fonts/truetype/simfang.ttf fang
./gbkfonts fonts/truetype/simyou.ttf you
./gbkfonts fonts/truetype/simhei.ttf hei

cat /var/lib/texmf/fonts/map/pdftex/updmap/pdftex.map fonts/map/pdftex/gbk*.map
> fonts/map/pdftex/pdftex.map

#end of installfonts

修改保存后,直接运行之:
./installfonts

最后运行texhash即可
(顺便把cct的deb包也粘上了^-^)


[ 3 comments ] ( 5 views )   |  [ 0 trackbacks ]   |  permalink
如果你跟我提起马尔代夫 
Thursday, July 6, 2006, 10:48 PM - 杂记
如果你跟我提起马尔代夫,我准会说“那里水清沙幼,椰林树影”。当然你知道我经常这样说,我们已经就此演练过几百回,台词更是与么兜小朋友学过上千遍,不会有错的。

然而马尔代夫对于我和你而言,并不是么兜小朋友的梦想那般虚幻。你和我随时都可以闲逛的步速在十几分钟内到达那个梦一般的地方。是的,出了大门一直向前,右拐几步就到了。如果走快点,还可以将同行的其他人抛在后面几分钟,这样一来,当他们穿着泳衣泳裤站在池边时,我已经从冰山(Iceberg)上哧溜滑了下来,溅出大片的水花。我真希望那时你在旁边,正好被水花扑个正着,那样我就可以高兴地发出一声尖利的呼喊──就像我平时那样,至少High C以上。哦,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喜欢尖叫。如果我不喜欢尖叫,还时不时应景地叫上一嗓子,肯定会有人说我神经病,不是吗?

玩水、尖叫和唱歌一样,都很费嗓子,这不,我一冲而下,溅起了大片的水花,还狠狠地呛了一嗓子的水。可是这三件事我都很喜欢,但你千万不要以为我跟嗓子有仇。并不是这样的,当然你大概也不会这样想。

水的深度是……220……M?如果这是真的,你还敢来游泳吗?我是不敢的,没有特殊装备的话,潜个20M就很了不得了,这是初中物理书上说的。记得初中的时候,我还很纯洁,喜欢看物理书(当然这两者对于我而言没什么联系,虽然我很讨厌大学物理,错了,是大学物理老师),没事儿就把书拿出来看,一遍又一遍,最后这本书就消失了。起因是,我给自己定下一个规矩:在我想起这个规矩的时候,正在看的那页必须撒下来留作当天或明天的草纸。结果就很清楚了,我物理因此学得很棒了。

夏天,是一个还不错的季节,对于我而言。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满,我得说,夏天热一点正常,如果太冷就有点不像话了。这就是说,后来我从泳池里爬上来的时候,嗖的一阵冷风吹过,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手这么一哆嗦,差点又掉进水里。虽然没掉进水里,大拇指却抽筋了,肌肉硬梆梆的,让我联想起英年早逝的人民音乐家聂耳。不知道他那时游泳的池子有多大──我觉得马尔代夫的已经够大了──他那时游泳的池子肯定更大,要不然我就会觉得那是谋杀。

然而谋杀音乐家是一件很荒诞的事情,即便他是一位中国的人民音乐家。要知道那时候中国的形势和现在不一样,那时候叫“旧社会”,“人民的”确实就是“人民的”。我记得王小波曾经提到过,苏联有一阵专毙元帅将军却不毙音乐家,我想音乐家这个职业总体上来讲还是比较安全的。

后来嘛,正如你们所想的,我的大拇指不抽筋了,肌肉也不硬梆梆的了,下水是没问题了,冰山爬起来够呛。还好爬过一次就没什么新鲜感了,况且这冰山又不像珠穆拉玛峰一样分南面北面。它分东面,西面,北面。我爬了北面,却没有南面可爬了,既然如此,我也不理它了。

马尔代夫这个地方很好,所以人也很多,人多了并不就会不好玩,这要视你的性格而定。以我为例,我时而尔喜静,时而又喜欢热闹。究竟什么时候喜欢静,什么时候不喜欢,这是个问题。而当我在那里时,我并没考虑这个问题,这足以说明:

当我在马尔代夫时,我喜欢(至少是不厌恶)它当时的状态──人多嘈杂。

其实生活也是这般,如果对现在的生活没什么想法,那你多半是喜欢它了。即使你现在不承认也没什么关系,当你失去它的时候你会知道的。

这个事反过来说当然不一定对,很早以前,或者说古时候,其实就是在上大学那会儿,我曾经一度想改变生活。然而新生活撞我腰的那一瞬间,我还是流泪了──不管我愿不愿意,我得说,如果上天能给我一个机会,我想要过它。如果非要给它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马尔代夫和非马尔代夫之间有一个铁栏杆,铁栏杆外站着一个人,踮着脚尖,不停地向这边张望。我很羡慕,如果我像他那样站着,多半会大脚趾抽筋的,就像大拇指一样,肌肉会硬梆梆的,除非你喜欢光天化日之下拿硬梆梆的东西去捅人,黑灯瞎火的时候我不管。据我所知,这个世界上有一半左右的人喜欢/将喜欢 /曾经喜欢在黑灯瞎火的时候拿硬梆梆的东西去捅人。但是光天化日之下,很少有人愿意这样做。所以,为了不让大脚趾抽筋,我决定不模仿那个奇怪的家伙。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也许到我离开后他还在那儿。这是很可能的,因为他不停地向里边张望,而张望的人肯定不是我。我走了,并不意味着他也要走。这个道理我从以前一直过了很多年才明白,人做什么事情,根本不需要去管别人怎么看。我对那个人有一些看法,但是他做他的事情就好了,不用因为我做了什么举动,他就要做出反应。比如说,你穿了件新衣服,心情挺爽的,刚出门却碰见我个冷脸。你就不必因为我的大冷脸而不爽,你应该保持你的爽,如果你跟着我不爽,我未必就会爽,那你又何必不爽呢?再比如说,你对我说“你好吗”,我就会回“我很好”,我也不需要考虑:你会不会觉得我说的不是真心话。

总而言之,整个儿这篇文章就是说,今天下午,我去有“马尔代夫”之称的中关村游泳池游泳啦,先爬了冰山,又玩儿水,因为被风吹得打了两个哆索,就回来了。^-^

[ 3 comments ] ( 98 views )   |  [ 0 trackbacks ]   |  permalink
新的桌面,小心眼神 
Wednesday, May 10, 2006, 12:45 AM - Linux
同样点击放大


[ add comment ]   |  [ 0 trackbacks ]   |  permalink
Boring gnome-panel 
Friday, April 28, 2006, 08:05 PM - Linux
这个很容易崩溃的小程序,阴险地把它的配置文件放在了~/.gconf/apps/panel下,当然我们知道.gconf是gnome使用的类似于Windows注册表的配置方式,天知道我没用过几次gconf-editor。私下里认为这个东西很恶心!

ps,有任何因配置文件问题而崩溃的gnome程序(非gtk)出错,先到~/.gconf下去看看吧 -_-|||

[ add comment ]   |  [ 0 trackbacks ]   |  permalink
新编译了一个内核,没用suspend2 
Tuesday, April 25, 2006, 07:25 PM - Linux
完美地实现了suspend to disk
又花了点功夫解决前一段时间开始出现的锁屏键失效的问题。后来发现是acpi-support包中的一个脚本的小bug,其中包含这样一段代码:
if [ x"$user" != x"" ]; then
userhome=`getent passwd $user | cut -d: -f6`
export XAUTHORITY=$userhome/.Xauthority
else
export XAUTHORITY=""
fi
显然,如果出于意外的原因~/.Xauthority并不是真正的验证文件的话(比如已经存在一个同名不可写的文件),就会出现X server验证错误。解决方法有二种:
1.删除这段代码(则将使用X初始化时设置的同名环境变量)
2.删除同名的~/.Xauthority

另外,关于SATA的光驱,由于libata默认关闭对atapi的支持,所以需要在启动参数中加上libata.atapi_enabled=1
如果将libata编译为模块的话,则应该在/etc/modprobe.conf(debian/ubuntu)中加入
options libata atapi_enabled=1
这种方法顺便也开启了UDMA(dmesg |grep -i dma):
ata2: SATA max UDMA/133 cmd 0x170 ctl 0x376 bmdma 0x18C8 irq 15
ata2: dev 0 ATAPI, max UDMA/33
ata2: dev 0 configured for UDMA/33
(详细说明来自http://www.thinkwiki.org/wiki/Problems_with_SATA_and_Linux#No_DMA_on_DVD_drive)


[ add comment ]   |  [ 0 trackbacks ]   |  permalink
内核编译经验交流 
Monday, April 24, 2006, 10:57 PM - Linux
写了一份关于IBM T43笔记本上最新内核编译及驱动配置的文档。包括了
1) Linux Kernel 2.6.16.9
2) Suspend 2
3) Intel PRO/Wireless 2200BG
4) ATI X300 / fglrx
5) Vimicro Webcam
6) IBM Hard Disk Autoprotection
7) USB Dual Joystick
8) Hotkey
因为太长,所以单独写了一页,感兴趣的可看这里

[ add comment ]   |  [ 0 trackbacks ]   |  permalink
嗯,我舍近求远了 
Saturday, April 15, 2006, 10:45 PM
昨天发了一个关于mplayer在线播放FTP媒体的方法,结合wget,使用起来其实是挺麻烦的。因为每次必须到lftp中去查看具体路径,有时还要去BBS查看某FTP的密码,最后由于很多FTP都有1 connection/ip的限制,所要还得在lftp中关闭连接,再去写那个带有冗长URL的命令行。

为什么我们不在lftp中完成这一切呢?
打开连接 -> list and find files -> 在线试看 -> 有保存价值的再下载

事实上这是完全可行的。lftp自带命令cat 的输出是可以重定向的(get之类的不行,我为之浪费了很多时间),这意味着我们完全可以将cat的输出和mplayer的输入连接起来!It's so easy(先下载字幕文件YYYY,如果有的话):
cat XXXX | mplayer -cache 4096 -sub YYYY -

It's so cool!

[ 3 comments ] ( 158 views )   |  [ 0 trackbacks ]   |  permalink

Next